午餐肉管够!美作家讲述父亲应对核战制造精密掩体

2017-3-10 11:00:38  来源:参考消息  【字体:

  智谋者网站3月1日刊发自由作家杰玛·哈特利的文章《那时我发现爸爸拯救我们逃脱世界末日的秘密计划》称,爸爸有很多书,但有一本我最喜欢。这本书又大又厚,比圣经还大部头,黑色,封面是扑克牌和筹码。但你不会误以为这是一本赌博指南,因为扑克牌上的图案显示这是一本生存手册。牌上画着核爆、龙卷风和戴着防毒面具的人。

  筹码上有字,比如“清洁的水”“碘”“庇护所”等等。封底没有字,也没有灾难蒙太奇,只有一张照片:平静的湖面,野花盛开的草地,背景是白雪覆盖的山,山上PS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十字架。我爸给我讲的睡前故事恐怕跟你父母给你讲的不一样。

  我们适应了父母的习性,但我爸的一些特点即便在我看来也相当特殊。他是刚勇的前海军陆战队员,留着修剪整齐的八字胡,一只胳膊上文着“宁死不辱”,另一只胳膊上文着彩色的粉红豹。

  作为一个“开玩笑的但其实不是开玩笑的”阴谋论者,他深信核灾难迫在眉睫。事实上,他对此深信不疑,以至于我16岁那年,他焊了一个地堡,把它埋在一个秘密的地方,并且开始在里面储存一种保质期无限的产品:午餐肉。

  我爸执着地认为,文明社会即将终结。随着我哥和我渐渐长大并且变得更为独立,他的这种执念也发展到高潮。他训练我们,教我们在各种灾难环境下怎么做,却因为我们毫无兴趣而失望,也因为我们缺乏基本的生存本能而惊骇。我哥和我或许不是天生的生存强者,但我俩是他的宝贝,他希望我们活着。于是,他制定了一项计划。

  我在我爸的汽车后座上发现蓝图时惊得目瞪口呆。我们的整个童年,他都在跟我们说要做一个地下掩体,同时诗意地说起核灾难以及生存技能、饮用水和储存脱水食物的必要性等等。

  当我嘲笑式地“拷问”他,他却没有提供多少细节,使我怀疑他会不会真这么干。那些蓝图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用铅笔徒手画的,这儿或那儿有几个数字。我父亲是焊工,不锈钢制品设计师。画一些不会变成实物的蓝图是创意过程的一部分,尽管如此,这感觉似乎不是什么转瞬即逝的爱好。计划逐渐展开,悄然无声,忙里偷闲。直到那天晚上,他把一堆午餐肉放在餐桌上,问我哥和我想不想去看看那个掩体。

  走在夜里,也没有路,我们弄不清方向。如果有可能,我会详细讲,但我不能,因为父亲一直担心——不是担心我透露他竟然会为在世界末日中生存下来做一个地下掩体,而是担心我暴露那个掩体的位置。他害怕,当不可避免的大灾到来之时,我们需要去这个小心经营的掩体里生活,别人知道掩体的位置,蜂拥而来,试图杀死我们进入掩体。还偷走我们的午餐肉。

  终于到了,那个地点很不起眼,直到父亲移开掩体上方覆盖的金属板。他告诉哥哥和我,它经得住超过2000磅的压力。

  我往下面看,只能看到金属台阶,通往下面的兔子洞。掩体不像我想象得那么冷。也没那么宽敞。但父亲马上告诉我们,他还计划扩大,现在我们看到的空间主要用于储存食物。那里放着水、干燥脱水食物,够烧100小时的蜡烛、手摇式自发电手电筒和其他各种补给。

今日头条

精彩酷图

商 讯

实用信息

热点商讯

热门推荐